忍者ブログ

暗夜織夢人※Nightmare Weaver

用冰凉的字眼,织一个有温度的故事……

2017/12    11« 1  2  3  4  5  6  7  8  9  10  11  12  13  14  15  16  17  18  19  20  21  22  23  24  25  26  27  28  29  30  31  »01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这么多年之后,我无懈可击地再次使出那招古老的猛升急降。我松开手,猛拉着线,往下避开那只绿风筝。我侧过手臂,一阵急遽的抖动之后,我们的风筝逆时针划出一个半圆。我突然占据了上面的位置。绿色风筝现在惊惶失措,慌乱地向上攀升。但它已经太迟了,我已经使出哈桑的绝技。我猛拉着线,我们的风筝直坠而下。我几乎能听见我们的线割断他的线,几乎能听见那一声断裂。
  然后,就那样,绿风筝失去控制,摇摇晃晃地摔下来。
  我们身后的人们欢呼叫好,爆发出阵阵口哨声和掌声。我喘着气。上一次感到这么激动,是在1975年那个冬日,就在我刚刚割断最后一只风筝之后,当时我看见爸爸在我们的屋顶上,鼓着掌,容光焕发。
  我俯视索拉博,他嘴角的一边微微翘起。
  微笑。
  斜斜的。
  几乎看不见。
  但就在那儿。
  在我们后面,孩子们在飞奔,追风筝的人不断尖叫,乱成一团,追逐那只在树顶高高之上飘摇的断线风筝。我眨眼,微笑不见了。但它在那儿出现过,我看见了。
  “你想要我追那只风筝给你吗?”
  他的喉结吞咽着上下蠕动。风掠起他的头发。我想我看到他点头。
  “为你,千千万万遍。”我听见自己说。
  然后我转过身,我追。
  它只是一个微笑,没有别的了。它没有让所有事情恢复正常。它没有让任何事情恢复正常。只是一个微笑,一件小小的事情,像是树林中的一片叶子,在惊鸟的飞起中晃动着。
  但我会迎接它,张开双臂。因为每逢春天到来,它总是每次融化一片雪花;而也许我刚刚看到的,正是第一片雪花的融化。
  我追。一个成年人在一群尖叫的孩子中奔跑。但我不在乎。我追,风拂过我的脸庞,我唇上挂着一个像潘杰希尔峡谷那样大大的微笑。
  我追。
PR
お名前
タイトル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文字色
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  コメント編集用パスワード
管理人のみ閲覧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:
Profile
  • Author: Violet Nein
    BJD住人:

    Lucrecia
    AE Col / 2008.11.29

    Euphemia
    LEEKE Pumpkin / 2012.8.29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已毕业的孩子们:

    Estine
    Pullip水银灯 / 2007.2.5

    Ludwig
    Taeyang神甫 / 2007.3.11

    Ophelia
    DZ Shoyo / 2007.07.21

    Jouslain
    DZ Hid / 2008.03.25

    Maryweather
    AI Uri / 2009.5.24

    Ballanche
    Luts Howl / 2009.08.24

    Murat
    V Eddie / 2010.05.08

    都要幸福哦~
Message
Flickr
  • www.flickr.com
    violetnein My Dolls photoset violetnein My Dolls photoset
Counter
  • free counters
<< Back  | HOME Next >>
Copyright ©  -- 暗夜織夢人※Nightmare Weaver --  All Rights Reserved
Designed by CriCri /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
忍者ブログ  / Powered by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