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暗夜織夢人※Nightmare Weaver

用冰凉的字眼,织一个有温度的故事……

2017/12    11« 1  2  3  4  5  6  7  8  9  10  11  12  13  14  15  16  17  18  19  20  21  22  23  24  25  26  27  28  29  30  31  »01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类别:西风狂诗曲 同人
主角:Iyolin
属性:正常向
级别:G

 

i


  Iyolin是在沙滩上发现他的。
  海水冲刷着他破碎的斗篷,边上散落着几根浮木。他仰躺,双眼紧闭,皮肤苍白得近乎病态。如海藻般长乱的头发呈银白色,在烈日下闪着灼灼的光。
  遭遇海难的人么?还有气……
  Iyolin移开伸到青年鼻翼边探查呼吸的手指。她眯起眼睛。不是日光强盛的缘故,也不是青年似曾相识的面容,而是潜在的某种东西。它无法被解释。但她确信方才感觉到四周空气的流动变得不寻常——这气息她再熟悉不过——虽只有倏忽一瞬。
  Iyolin用拐杖支起身子,仰头望去。
  雨后的天空一碧如洗,劲猛的阳光穿破面纱砸落在皮肤上,烧灼的疼。
  她轻轻叹了气。
  你看,暴风雨并不仅仅只会掠夺,有时它也会馈赠。虽然,在某些情况下,会添生出一些小麻烦作为孳息。
  她俯身,扶起昏迷的青年。海滩离她的木屋有很长距离……

  沙滩上留下了痕迹。
  连绵的,深长的。

 

ii

  Iyolin带回他的第三个午后,他终于醒来。
  阳光斜照床头一角,青年缓慢张开眼。深紫色的,很美。
  他问这是哪里她是谁。
  她耐心作答。
  50年来除去定期联络船,她几乎不与人交谈。她背弃了外部世界,但对于眼前的银发青年,并不抵触。是因为那一闪而逝的熟悉波动么?
  他感激她的救命之恩,并告诉她他叫Cyrano Bernstein。
  Bernstein……
  若是这样,感觉熟悉就不可奇怪了。她在面纱背后礼貌地微笑,说她是他祖父的旧友。他是不会觉察她语丝中细不可闻的失落的,连她自己都怀疑那是否真实存在。
  你在期许些什么,Iyolin?那时候的波动只是错觉,别蠢了。
  她听他诉说来这里之前的经历。他对一个女人铭心的爱,以及对背叛者刻骨的仇恨。
  悲伤波折的故事。爱,背叛,恨……还有……
  它们融进空气的纤维里,织成稠密的网,一寸寸绞紧。屋子逐渐变得闷热。她的思绪开始飘忽,过往阴影在阳光下游走……直到,他说出它的名字。
  他看着她,目光如炬。
  他说我要得到Asura,请帮助我。
  你要它做什么呢?
  复仇。
  青年的眼中有火。?色的,会吞噬一切的火焰。她能感觉烫灼的空气擦过皮肤,生出嘶嘶的响。
  她闭眼。
  我拒绝。
  锋利的音节割穿空气的密网,有冷风钻进来,在他们之间流淌。

  她离开,却消抹不去那对燃着?焰的紫瞳。
  她是不会忘记的。50年前曾有过同样的眼,她自己的。

  她有罪。

 

iii

  Iyolin喜欢画。
  她画日华闪耀的海滩,画郁郁葱葱的林木,画枝杆间穿行的麋鹿与野兔……而画的最多的,是卧室窗口能望见的山头。
  黛蓝的,深灰的,阳光下的,淫雨中的……不论是哪种姿态的山顶,它永远都被夜梦般散不尽的迷雾缠绕。它的中央永远堆砌着?金属的残骨,形状突兀宛若蛰居梦魇深处的兽。
  她着迷于描绘这样的场景。用暗沉的色块渲染,一遍一遍,浓烈到化不开。
  很多年之前,Lacid曾皱着眉头看着这些画,说,姐姐能不能少画些如此压抑的作品。
  她不语。
  年轻的王随之噤声。这敏锐的孩子定然觉察了她的心絮。
  是的,她身上重要的一部已经剜下,在50年前的黄昏埋藏于山顶。
  她画。
  画。
  只有透过纸笔与色彩的媒托,才能把失却的与遗存的联结起来。那样她才会完整。
  这是解不开的咒缚,唯有死亡才能将其终了。
  而她依然生存,是因着她有罪。

  Iyolin不曾预料有一天她的画会出卖它的秘密。
  当她发现待干的画架上一片空白时,她意识到自己低估了银发青年的聪敏。

  Iyolin往山顶?去。
  山的名字也叫暴风。山与平地是截然的世界,它冷酷怪戾。狂烈的山风掠去她的面纱,苍老的皮肤暴露于空气的刃。她在错乱的喘息中步上山颠。迷雾之间,青年瘦长的身形凝立于Asmodeus的残骸前。
  他一手执着她的画,另一手正悬浮在形态诡异的诅咒剑上方。
  Asura。至上的魔剑,凡人无法触碰的不祥存在。
  她抛开手杖,奔向银发的人影。
  不可以!快离开那里!
  凝重的雾海内,钝弱的呼喊显得如此无力。语音湮灭,一切已晚。
  他神情痛苦,俊美的脸扭曲着,苍白无一丝血色。他似在做着一个永劫的恶梦,当梦魇走尽,他松开紧抓的剑柄,身体向后仰去。坠落。绘着阴霾山颠的画张被狂风卷至空中,再看不见。
  她在他撞上地面的前一秒接住了他。
  手指与布料的接触。刹那间,汹涌的气息遍袭她老迈的躯体。
  这一次她确信不是错觉。这的确是那个人的气息。
  她长久注视着失落意识的青年,最终发出一声长怅的叹息。

  作为那段被隐匿的历史的见证者,Iyolin知晓诸神的真相。但她并不怀疑在人与神之上有一个超越一切的存在。
  此刻,她听见它正在她耳边低语,发出促狭的笑声……

 

iv

  那把形状诡橘的剑坠落地面,扬起一簇灰白的尘土。远处有沉沉的雷鸣。他朝她走过来。
  走近。
  停下。
  雷光照亮了他的脸。他?色的瞳眼承满苦楚,苍白的唇掀盍着。
  他说,杀了我……
  她转动手中的剑刃,推进。冷金属穿刺肌肉,深入体腔幽暗处。手心传来微妙的震动感。一气呵成的过程,没有丝毫拖泥带水。
  他无法支撑自己,向她靠近,整个身体的重量承载在她肩头。硬质的短发扎刺着她的脖颈,鼻腔里充溢着汗水,血和成年男子的气味。是熟悉的气味。一个用白刃相连的紧密拥抱,温暖并有腥甜的味道。然而剑锋是冷的。很冷。那种寒冷渗入手心蜿蜒到心脏。
  她感到有和缓的气流拂过她的耳廓,微弱的。
  他对她说,能见到你……真的很好……
  此刻她看不见他的脸,但她却觉得他应该在微笑……她的手开始颤抖了。暗红的液体自金属与皮肤的罅隙处喷涌出来。

  在最后的时刻,是他体内的哪一个部分在说话呢?Karl Styner还是Gray Scavenger?
  而用森森铁刃连结他们彼此的,又是哪一个她?

  天空开始降下雨滴。

 

v

  Iyolin惊醒。雨水敲打着树枝,簌簌地响。她走下床关上窗,失神地看着雨水从窗框剥落。
  她又梦回了那个黄昏。即便经过了50年,触痛的记忆依旧鲜活。她低下头,借着飘摇的烛火,注视手心。掌纹遍布,苍白衰老。
就是这只手杀死了他,她爱的人,在他请求她的时候……
  如果当时他没有开口,她会否一样用剑洞穿他的躯体呢?她想她是会的。因为——在命运的刹那间她忠于了魔鬼,那魔鬼占夺去她的内里,它的名字叫做复仇……而他的请求,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借口。

  所以她不原谅自己。
  她无从原谅自己。
  那时候的选择本不该只是一个。

Iyolin最终还是答应银发的青年,帮助他取得Asura。若他是第2个被Deimos拣选的人,他有得到它的权利。她教给他剑法,王国的,帝国的。还有Pandragon的冰寒系法术。四季轮转,她的技艺他悉数掌握。然后,在某个早晨,他走向名叫暴风的山……

  Cyrano再次旅行的那一天,微风和煦。
  Iyolin送他到联络船的码头。她交给他一件披风,以及,她的爱剑。灰色的披风,故人所有。古代魔剑,承载着伤痕的物件。
他接过,手颤抖,真挚地向她感恩道谢。

她依旧是礼貌地微笑,然后突然问道:
  你还是没有改变主意么?
  对于背叛的人我决不会饶恕。
  那么……对于她呢?
  沉默。柔和的阳光照着他的睫毛,青年的紫瞳上留下淡淡的影子。
  ……我不知道,Iyolin……我想我不知道。
  她叹息:无论如何,请不要忘记,那里面的选择远不止一个。

  她目送他走上联络船。
  船行,兰色波光的海面牵扯出一簇簇白浪花……

  自此,两人再没有相见。

 

Epilogue

她的身体越来越糟糕。
Lacid有时过来看她——他老了许多,奔走各地阻灭破坏神的复活费去他不少心力——每次造访会带来一点外面的消息。
有一天,她听到了他的故事。
Bernstein的孙子阻止了Diablo的阴谋,把自己埋葬在Cyrups的水底都市——为救他“仇人”的女儿。
他做出了选择。
他终究原谅了他们,原谅了他的她。刀刃没有将他引领向末途。那里面的选择永远不止一个。

她释然。

 

  她离开在一个黄昏。
  她坐在卧室窗前的画架边。一只手搭着膝盖上的毛毯子,另一手轻轻垂放一边。画笔掉落在地毯。画架中是已完成的画。依旧是那被梦到过千万遍的山颠。
  可这幅不同。
  那里不再雾气袅绕,不再有?金属的兽。只有日光穿越厚重的云层,落在一片新绿之上。

  她的头微侧,夕阳的余辉亲吻着她皱纹舒展的脸。
  仿佛正做着一个轻柔的梦,唇角上漾着笑。浅浅的,很温暖。

 

Silhouette IV· The End




后记:

  终于写了伊吴莲的同人。觉得她是个有故事的女人。爱上了失去记忆的仇敌,最后又手刃他,即便这是他的请求……
  (创2的这对苦男女也满搞的~~~~貌似这个系列没一对正常情侣,S社果然是最大的邪恶=v=||||||)
  第4段的回忆作了虚化处理。关于?太子为什么会让伊吴莲杀死他,这是个谜。(懂韩文的亲可以去ISOFTMAX找一下西风历史视频,有创2这一桥段的剧情对话,当然字幕是韩文)
  一直都觉得,让伊吴莲杀死?太子的,并不仅仅因为那个请求,还包含她体内某一处的意志。她爱Gray Scavenger,她恨Karl Styner。当爱人既是仇人的残酷事实被揭开时,她无法立刻原谅他。曾有过痛心彻骨的累累伤事,国仇家恨并非倏忽间便能融化开的,伊吴莲不是圣女,那样不现实……所以,当手中的剑刺进他身体的一瞬间,她没有原谅他,这在历史视频上也有过“复仇”的标题作为暗示。
  然而她终究是爱着他的。这后来,有一个白发苍苍的女人,在那座伤心的山头边孤独终老。她的爱和她的恨同样浓烈到化不开,无庸怀疑。只是时间啊,它永远都不够。若他们晚些相见,她就不会做出当初那个选择了吧?
  希罗尼和伊吴莲相遇,他们是如此相似。她在他身上看到了另一个自己的可能性。而他后来没有让她失望。那里面的选择永远不止一个。
  她得到解脱。

 

Violet Nein
2006/10/22
i—iii完成于苏州, iv—Epilogue于上海
PR
お名前
タイトル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文字色
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  コメント編集用パスワード
管理人のみ閲覧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:
Profile
  • Author: Violet Nein
    BJD住人:

    Lucrecia
    AE Col / 2008.11.29

    Euphemia
    LEEKE Pumpkin / 2012.8.29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已毕业的孩子们:

    Estine
    Pullip水银灯 / 2007.2.5

    Ludwig
    Taeyang神甫 / 2007.3.11

    Ophelia
    DZ Shoyo / 2007.07.21

    Jouslain
    DZ Hid / 2008.03.25

    Maryweather
    AI Uri / 2009.5.24

    Ballanche
    Luts Howl / 2009.08.24

    Murat
    V Eddie / 2010.05.08

    都要幸福哦~
Message
Flickr
  • www.flickr.com
    violetnein My Dolls photoset violetnein My Dolls photoset
Counter
  • free counters
<< Back  | HOME Next >>
Copyright ©  -- 暗夜織夢人※Nightmare Weaver --  All Rights Reserved
Designed by CriCri /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
忍者ブログ  / Powered by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