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暗夜織夢人※Nightmare Weaver

用冰凉的字眼,织一个有温度的故事……

2017/12    11« 1  2  3  4  5  6  7  8  9  10  11  12  13  14  15  16  17  18  19  20  21  22  23  24  25  26  27  28  29  30  31  »01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
类别:Trinity Blood同人
属性:SLASH向,YAOI有
CP:Isaak X Dietrich
级别:NC17 

注意:实验坑,V.N.流梦呓式歇斯底里神经质白烂风,能受的住就往下看吧=__,=||||||
感谢吟游诗人提供命题与对白指导!

 


Irrevocable

  他的人偶走失在冰冷的暗夜,但崩坏源于更早。
  是他用沉默杀死了他的他。

   “你应该清楚,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意味着什么。”低沉磁质的男声穿透Londinium Ghetto的地下空间,越过年轻的电脑调律师肩头。仿佛在上面留下了寒冷的触感般,纤弱的肩膀微微颤动了一下。
  Dietrich转过身,数米之外散发着子夜气息的身影,肿胀了他的整个视网膜。
  “所以……要杀了我么,‘魔术师’?”鸢色短发的白瓷天使唇角绽开一缕笑。虚弱,接近透明。
  头顶的冷光灯毫无征兆地忽闪起来,抖落奇异的光影,将黑发男子此刻的表情涂抹成苍白。
  “可你从来就不会做个听话的孩子……Diet。”男人的说话声轻柔,好似飘在深夜的羽毛。
  Irrelevancy。但Dietrich知道,他所熟悉的他会抹杀自己,绝无悬念。无论他们之间曾经如何,或本该如何,存在于彼此的羁绊业已折断——因着其中一方的不告而别。那是决然抛下所有的孤独出走,凭依着名为猜疑的因由。
  他一直避免着他们的再次相遇,他忧虑届时能否毫无犹豫地作出决断。然而噩梦总会残忍地变化作真实。在Londinium的黑暗地底,当瞳孔中又一次倒映那抹修长身影,深邃的眸,薄削的唇,若有似无的烟草味道,以及烙印进骨血的深刻记忆,都肯定了彼时的不安是何其可怕的准确。
  Dietrich扬起右手,缓慢地。无机质的金属触感冰凉,刺破皮肤,从指尖蔓延开去……抵着手枪扳机的食指不住颤抖着。这并非电力不足,暖气空调运作不完全的结果。
  但终究是结束一切的时候了。不管埋藏于腔室深处的意念如何百转千回,表里漂浮的微薄理智在告诉他,漫长的旅途已至尽头……这是不容拒绝的事实。就像横亘在陌路人之间的空气。苍凉,而坚硬。

  枪声响起的瞬间,Isaak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。子弹歪斜地擦过左颊,留下细浅伤痕。
  空调器发出低沉的哀鸣,惨白的光粒子勾画出年轻人刀刻般织细的轮廓,曾经光华闪烁的鸢色眸子里流淌过悲与伤。
  “不要过来……否则……”口唇掀合,音节流转凝滞,作为警告未免微弱了些。他就站在那里,像困落陷阱的小兽般无助。
  无视黝黑枪管中散发的犹豫杀意,男人一如既往地在光影下穿行。他的黑色长发轻摇,不紧不慢的步态优雅如猫科动物。他径直走去他跟前,身子微微前倾,胸口抵在枪膛上。一绺黑发垂落于白皙的手腕,冷金属与西服布料相互摩擦着,发出悉簌的声响。
  “否则怎样?”直视中的细眸深邃如死水一潭,仿佛能将对视的灵魂吞吃下去。
  扣在扳机上的手指松开了。Dietrich快要崩溃。他感到自己正在变稀,变薄……那些不安的,迷惑的东西,因着眼前之人预料外的举动而剧烈摇晃着。
  Isaak扯过他的手腕,动作温和。被夺取的冰冷凶械擦破空气,撞在水泥地上,沉闷的坠地声。

青年的细腰被男人一手箍住,接着是个侵占性的吻。霸道,没有抗拒的余地。柔软的舌撬开双唇侵入,深刻的吸吮,温润的纠缠,从牙龈到舌根,席卷每一寸黏膜。这触觉是如此强烈,以至于成为冰冷世界里唯一能被感知的温度。在无法透气的快感当中,他尝到了雪茄的苦涩与红酒的微醺,被压制的呼吸隐约肆虐着古龙水的清香……这是只属于他的气息。这是只属于他和他的气息。现在它们充满了他的身体,从内里膨胀,泛滥,快要溢出……世界在刹那间旋舞倾斜。
  窒息的前一刻,深吻戛然停止。桎梏彼此的唇与唇唐突分离,银线牵连,灼灼的冷光漾着一抹妖异色泽。Dietrich感到束住身体的手臂略微松开了些。他的呼吸紊乱,双膝再无法承受住任何重量,终于绵软坠地。戴着白棉手套的指尖轻抚过他潮红的脸颊,流水般的长发倾泻而下,从两旁包围住他。灯光抖落的灰色光斑里,Isaak的低语在耳边呢喃,依旧动听:
  “Diet,你……还是一点都没变呢……”
  这一次换作温柔的吻,轻浅而细碎的一串,掠过耳际与颈项。男人修长的手指缓慢移向他的上衣纽扣,格子昵外套与白棉麻衬衣褪落地面。灵活的手游走于青年单薄的身体,每一次摩挲都在肌肤上溅起波澜。濡湿的唇舌带着有热度的触感游弋着,它们滑过锁骨,烙下嫣红色的刻印一路蔓延,最后落在胸前已然坚硬的突起上。不安分的手继续向下移动……恍惚间传来布帛撕裂的呻吟,长裤与内衣被粗暴剥离,白皙的双腿扯开成令人尴尬的角度。透过棉织手套传来忽隐忽现的体温,充满技巧的手指娴熟地探捏着年轻稚嫩的分身。
  抚摩,套弄,轻压。
  甜美的颤栗在血液中逆流,Dietrich迷失于虚无一片。火焰自内部点燃身体,他的意识无法停留原地。织细的身子紧绷弓起,泛白的指关节死死拽拉住男人的上衣,齿间迸发的是几个月来第一次唤起的名字:“Isaa……你……”
  “我……什么?”男人的手指突然使劲,捏住了即将绝顶的欲望,薄薄的唇角勾起一道微妙的弧度:“你想要什么?不说的话我可不会知道。”柔软的声音,透着股恶质意味。

  迷离的水滴在鸢色眸子里晕染开。是从身体内部很深很深的所在处挤兑出的液体,它们即火热又冰凉。Dietrich紧闭双眼,试图阻隔黑色情欲的诱惑。贝齿残忍地咬盍住樱唇,从中溢出的断断续续的呻吟让他感到无法承受。是的,无法承受。就同他发现他不曾被需要一样。
  所有的一切看似脱序自一个秋天的黄昏,当AX的女人告诉他的那一刻开始。“对他们而言,你的存在意义是什么?”红唇吐露的音节是魔女的诅咒,刺痛着神经末梢上的轴突。
  Isaa……Isaa……Isaa……你究竟想做什么?对你而言,我算是什么?不安分的学生可依靠的同僚温暖床的伴侣……是否……更多?
  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,Isaak总是将微笑捎带而过,始终无法得到的回答始终不存在答案。Dietrich知道那是无法足够的,无法足够。他彷徨迷惑不安,终于在这一次狼狈地选择逃离。他要去寻找另外的出口,否则会坏灭,由里而外。他把男人抛在虚无的坟墓里,那个人会在心的幽暗处沉睡不再出来打扰,或许。那会是无需被寻回的丢失,因为从来就未曾获得,或许。他在地面上漫无目的地漂流,他与他从此不相往来,就像错裂的冰山越漂越远……
  可他终究还是来到了这里,隐藏着太多秘密的地方。男人与那一位的过往纠缠就像扎进他心坎的一根锐刺,狠狠的戳痛,无从释怀。然后,他竟在这里遇见了他,在他最不愿的时候——这对已然出现裂痕的脆弱无疑是致命一击。事实可笑,可笑到让他想恸哭狂笑。他终于在这一刻承认他一直自我欺瞒着,所以无法不怨恨这样的自己。然而这一切无法逆转,已经回不去了啊……再也。

  Dietrich不言不语,沉默将空气冻结。濡湿的刘海贴在额头上,嘴唇紧咬快要滴出血来。他颤抖着,看上去像溺死的人。被湮没的呐喊,压抑着的解脱。而这显然激怒了Isaak,他不再温柔。
  下体被强行突入的痛感让青年终于无法承受而闷哼出声。他长开嘴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泪水从眼眶逃逸。
  “为什么离开?”男人语调冰凉,黯淡的双眸死水微澜,底下潜藏着未可知的情绪。
  “Isaa……”颤抖的尾音如同一声悲叹,下一秒被吞没在浸润着烟草味的灼热呼吸中。Isaak的吻再一次压上来,灼热的欲望在脆弱内壁中粗暴地进出。他们的身体结合在一起,紧密而疯狂,血的腥甜气味在空间里弥散开。
  为什么离开? 是啊……为什么呢……
  他伸手抱住上方的男人。用力的,紧紧的,却好象什么都没有抓住。他们依旧是熟悉彼此的身体的。每一条纹理的变化,每一道褶皱的弯曲,每一下律动的声音……熟悉,细致入微。喷薄的欲望如此鲜活,撕裂的疼痛如此鲜明,但只有眼前的身体虚幻到无法被捕捉。它陌生,因着藏在腔室深处的秘密,一如横亘在他们之间的那一层无法被触摸到的真实。
  破碎的呻吟,压抑的喘息,甜美而苦痛。在欲望绝顶的边缘,在全部陷落之前,恍惚中青年看见的是15岁那年的夏天。Vienna学院的宿舍里,他第一次要了他。彼时的空气里流淌着草叶清香,热风撩起窗纱将明亮的日光带进屋。焦躁不安的夏天,嫉妒而甜蜜,是无知的岁月,没有猜疑没有怨恨的……然而一切已无法逆转了……

  情事的余韵如潮水般褪去,Isaak从散落在地的西服里掏出烟盒,燃起一支雪茄。这个时候他听见了微弱而清晰的声音。
  “那一位的事,还有他的计划,你一开始就全部知道了吧……为什么,为什么你从来就不说呢……所以……我……再也不想做你们的玩偶了……”
  男人回头看。青年的眼睛遮蔽在阴影里,他侧卧,双臂放在一起,叠于胸前,胸脯一起一伏……像是沉睡的婴孩,安详平静。
  僵直的手指悬在空气中,烟灰簌簌地坠落地面,灰白的眼泪一般。他们之间隔着一层厚重的空气,那样的距离大过遥远,它的长度只有哀伤。虚晃的笑容飘摇在魔术师的唇角,Isaak突然明白,他的沉默早已扼杀了他。

  他的人偶走失在冰冷的暗夜,但崩坏源于更早。
  是他用沉默杀死了他的他。


The End



几点说明:

1.Dietrich的叛离:<TB后续剧情大纲>第17项(见本站Material区)
卡姐的原话:在该隐完全复活后,骑士团、肯普法和你还有什么存在意义?
因为是ID向同人,所以这段台词被技术处理了(笑)

2.Londinium 实验室:<TB角色集>该隐·奈特罗德部分(见本站Material区)
伦迪尼姆试验室,位于伦迪尼姆贫民区(Londinium Ghetto)。是大灾难前欧洲联盟(EU)遗留下的古老试验室,藏有Kresnik的遗传基因资料——“诸神的蓝图”(Blue-print of the Gods)。

3.15岁的回忆:借用了洋葱的<记忆碎片——仲夏之章>的设定~~(Article区有收录=v=)



后记:

  起因貌似是两个腐女人在YY小夫妻对决的文,讨论凶器的时候思考回路开始往很囧的地方拐弯。从手枪小刀到钢笔最后Y到皮带……然后某诗人大叫:要死,你想让大人当着宝宝的面脱裤子么……我说:好啊,ID对决写成H也是不错的构思……于是就糊涂接手了这个扭曲的命题。
  第一次尝试H文,写得纠结无比,中途数度发生几乎掀桌暴走的险象。然则终于熬了过来……(泣)完坑之后才发现对白少的可怜……又是一贯的白烂,而且有歇斯底里神经质加重的倾向。OMG,看来我这辈子都逃不脱无对话的烂白恶名了,写H都能写成默片,我果然是一旷世奇人|||||
  对这文没什么想说的,我的感想只有纠结纠结纠结,希望这会是我第一篇也是最后一篇H,看来我还是回归写全年龄向的光辉大道比较有前途TvT

BY:为宝宝鞋子的去向烦恼始终的V,2006/08/13

 


PR
お名前
タイトル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文字色
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  コメント編集用パスワード
管理人のみ閲覧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:
Profile
  • Author: Violet Nein
    BJD住人:

    Lucrecia
    AE Col / 2008.11.29

    Euphemia
    LEEKE Pumpkin / 2012.8.29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已毕业的孩子们:

    Estine
    Pullip水银灯 / 2007.2.5

    Ludwig
    Taeyang神甫 / 2007.3.11

    Ophelia
    DZ Shoyo / 2007.07.21

    Jouslain
    DZ Hid / 2008.03.25

    Maryweather
    AI Uri / 2009.5.24

    Ballanche
    Luts Howl / 2009.08.24

    Murat
    V Eddie / 2010.05.08

    都要幸福哦~
Message
Flickr
  • www.flickr.com
    violetnein My Dolls photoset violetnein My Dolls photoset
Counter
  • free counters
<< Back  | HOME Next >>
Copyright ©  -- 暗夜織夢人※Nightmare Weaver --  All Rights Reserved
Designed by CriCri /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
忍者ブログ  / Powered by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