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暗夜織夢人※Nightmare Weaver

用冰凉的字眼,织一个有温度的故事……

2017/12    11« 1  2  3  4  5  6  7  8  9  10  11  12  13  14  15  16  17  18  19  20  21  22  23  24  25  26  27  28  29  30  31  »01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类别:<暴风雨>同人
属性:正常向/半原创
角色:Sharn x Ophelia,Rodbic x Ophelia
级别:G

声明:所有角色属于<暴风雨>,SOFTMAX创造了他们,而我用他们来满足怨念。



Scene#2:Lost
-Sharn Side-


  她站在他的屋子外面,说她想要回去。从Curtis边境到Buckingham并非咫尺路途,明早还有王女们的历行修炼,但Sharn知道,自己是无法拒绝眼前的少女的。
他和她在?暗之间行走,一前一后。经过最后一道拱门时,他们遇见执事。Emilio,有着子夜气息的男子总是无处不在。
主人,这么晚了您要去哪里?
Buckingham。
仿佛是担心被叨叨的东方男子阻难似的,青年一把抓起女孩子的手,疾步离开。无声的擦肩而过。没有人看见执事优雅的唇瓣落下一抹笑,意味深长的。

他们走在冬夜里硬邦邦的月光下,锋利的空气将呼吸切割成白银的团雾状结晶。
他突然问:你的手总是这么冷么?
是……
戴上这个。
他把鹿皮手套塞给她。她安静地接过,戴上。手套很暖,还残留着他方才握在手心时的体温。他走过去牵马,然后扶她上马鞍。他们之间总是持着一种丧礼般的默契。修炼时如此,战斗中如此,不经意间亦是如此。Sharn时常会感觉这种平静之下其实潜伏着一股危险的能量,看似清冷的静默中实质流淌着烧灼的热度。它在他的血管里叫嚣,蔓延。态度从容,无可拒绝。而这让他有一点惶然……

  对Sharn而言,在Gloucester公爵篡位的时候站出来援助王女,并不是为了神授的荣光,更多的是因着责任。曾经叫作Clauzewitz Pandragon的青年的责任。他无法坐视不相干的普通人被卷进王家龌龊的私欲争斗中。这场最初因祖父Lacid的执念而埋下的纷争历来已久,在经历年轮的积累后毫无悬念地爆发,红白蔷薇的花丛下堆压起累累的尸骨……纷乱,战争,破败,悲鸣……曾在Tur度过童年的他见了太多,对于铁和血播散的腐烂气味以及深红色炼狱的画卷他深知。所以,是时候让它结束了。若是没有意外,他终究会用自己的手来结束这场内战,之后公开Corewall家族后裔的身份,娶Beaumont家的Elizabeth王女为妻,最后再次回归王家的戏台吧……红白蔷薇的联合,王室血脉归于一统,平和重还巨龙的土地……完美的计划。完美到近乎冷漠的政治。
  但是,这之后呢?
  这是否就是最深处的想法?
  他又怎会忘记7年前的夜晚,当他洗去那头虚假的金发,乘着月下的快马脱出王城大门的瞬间,那种冲破藩篱的快意。名叫Clauzewitz的青年彼时真实地感受到自己就像无拘束的风一般自在……
而7年之后,风将再度回归栅栏。
他失落。
他迷惘着。
他遇见了她。
他开始觉得有什么地方不一样,她的出现埋下了一颗不确定的核。于是他惶惑,因他看不清楚这件事所带给他的意味。一如他同样说不清他为什么执意要走进那间烧焦的屋子。
  他并不是迷信的人,但他相信在这件事情上,或许冥冥之中真有一股神秘力量在牵引着自己这么做。
  即使在很多年以后,Sharn依旧能清晰记得那个傍晚所见的画面。燃烧的红莲当中,凄然绽放的寂艳少女。她孤单地站立在生命的遗痕之间,不带片缕情绪。黄昏的微光停落于她蔚蓝的长发,漾着静谧的光圈。那是不可见的,冻结了的哀伤。他猛然感到一股击溃的力量。时光的洪流从她站立的所在喷薄出来,穿透他的身体,汹涌地经转身侧倒退而去。他看见Kuethelan的废墟里,跪在年轻女子僵硬躯体边啜泣的孩童。燕,高贵的Tur女子,Woodstock的妻,他的母亲……是的,那些触痛的记忆再度归还了。眼前的少女是一枚蔚蓝的伤痕。那道明晃的蓝刺得他的身体尖锐地痛。这疼痛是有生命的。它自此扎根在他心口那方柔软之上,并鲜活地……
  生长着。

  他们抵达的时候已近破晓,天光尚未亮起。迷雾凝滞,宛若寒夜的梦一般冗长。
Flare。她说。
  魔杖顶部的水晶瞬间倾泻出柔和的光。然而撩开的雾纱背后空无一物,除却呼啸而过的寂寥。整座公馆沉湎于?蓝的暗仄。他跟在她身后,沿着残破的石阶往上走。她步伐急促,兰色披风在湿冷雾气中狂乱飞舞。就像寻找迁徙队伍的迷途翼鸟。
  进入内室,?暗迎面袭来,空气中飘荡着潮湿的霉味。厅堂高耸的穹顶露出天空一角。在仿佛有着实体的?暗当中,他想象不出日光从那道裂口渗入的情景。他在微弱的光芒下试图辨别墙上可疑的斑驳,只是徒劳。他跟随她,在一间又一间的客厅与屋子里周转……碎裂的花瓶躺落在地板一隅,尖利的白骨一般……长青藤?色的枯枝缠绕在阳台的门把,已然死去……凄凉失落的空间,似乎被整个人间遗忘……
  时间在死寂中流淌。他开始听见她微微的喘息。她脚步愈发急迫,连带着手中的魔法光芒上下跳跃。闪烁的不安。他能感知她的焦虑,却没有开口。这充满太多隐密的场所与她有着无可言语的私密羁绊,他生怕自己的声音突兀,会溃破这一紧绷的和谐。而那似乎是他无法进入的世界……
  她最终走进那间屋子。苍白的梁柱横亘在地面中央,是他们第一次相见的场所。她再无法支持身体,颓然跪坐于尘埃上。手中的魔杖滚落一边,瞬间没了光息。

  不在了。我感受不到它……哪里都找不到……她在昏暗中呢喃。
微弱的晨光从窗盏透入,照着她惨白的侧脸。黎明已开始交接。
你明白么,Sharn?大家都死了……为什么……为什么我却感受不到一点悲伤呢?什么都记不起来……很害怕……只有一个人……除了它。它在唤我。所以我一直在等,等它出现告诉我发生了什么,告诉我如何去流泪……可是……即使是它,也终究离开我了……
  他俯下身,跪立在她面前。他看着她。她的瞳眼里氤氲着淡蓝色的水气,却没有液体流下来。他伸出微颤的手,拂上她的脸颊,那看不见的泪水流过的地方。
  Ophey……他说。我在这里。不管去到哪里,我一直在。所以,不必害怕。
  他突然觉得一阵释然。就在刚才,他说出了一个了不得的允诺。这让他的胸口须臾间填满了羽毛般的轻柔。Clauzewitz Pandragon已然迷失,迷失在她透明的眼泪之中。
此时此刻,在此处的是Sharn Hoiste。
现在是。将来……依然会是。

  谢谢……
  在微白的光芒之间,他听见她绵软的声音,如是说。


  他们走出废墟,将?暗与逼仄遥遥抛弃身后。有白鸟从他们走过的地方惊起,穿越早晨清?的空气。初生的阳光洒落于半截墙垣,?发的青年突然发现,那些残缺的罅隙之间缀嵌着星点嫩绿。
  他的唇角扬起一个特定的弧度。

  是的,1272年的冬天已经过去。即便是暗仄的死地,依旧有生的希望存在。




Scene#2. End
Violet Nein,2006.10.6
PR
お名前
タイトル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文字色
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  コメント編集用パスワード
管理人のみ閲覧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:
Profile
  • Author: Violet Nein
    BJD住人:

    Lucrecia
    AE Col / 2008.11.29

    Euphemia
    LEEKE Pumpkin / 2012.8.29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已毕业的孩子们:

    Estine
    Pullip水银灯 / 2007.2.5

    Ludwig
    Taeyang神甫 / 2007.3.11

    Ophelia
    DZ Shoyo / 2007.07.21

    Jouslain
    DZ Hid / 2008.03.25

    Maryweather
    AI Uri / 2009.5.24

    Ballanche
    Luts Howl / 2009.08.24

    Murat
    V Eddie / 2010.05.08

    都要幸福哦~
Message
Flickr
  • www.flickr.com
    violetnein My Dolls photoset violetnein My Dolls photoset
Counter
  • free counters
<< Back  | HOME Next >>
Copyright ©  -- 暗夜織夢人※Nightmare Weaver --  All Rights Reserved
Designed by CriCri /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
忍者ブログ  / Powered by [PR]